影评丨《亲爱的别担心》: 不浪漫也不悬疑, 充斥前人影子的山寨版

天天中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天天中彩 > 服务项目 >
影评丨《亲爱的别担心》: 不浪漫也不悬疑, 充斥前人影子的山寨版
发布日期:2022-09-27 22:17    点击次数:190

奥利维亚·王尔德四年前转型导演的处女秀《高材生》,是性转版的《男孩我最坏》,四年后的第二部《亲爱的别担心》,则是山寨版的《复制娇妻》。这些剧本并非出自她手,只是单纯恰巧都有类似仿拍的特征,而且这两片还有另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可看性皆逊于正宗的元祖版本。即使它们配置了坚实的演员阵容,但可惜的是,这些演员无论演得再卖力,始终也无法改变自己被困在「剧本很虚的弱化版伪翻拍片」里的事实。

《亲爱的别担心》的调性显然更接近1975年版惊悚风格的《复制娇妻》,而非2004年版转型喜剧路线的《复制娇妻》,它不像2004版带有强烈的夸张讽刺意味。如果不强调本片是原创剧本,的确很容易会将它误认成《复制娇妻》的新翻拍。但也因为实在和《复制娇妻》太雷同,以至于《亲爱的别担心》光是在预告片展示那些五六零年代风的郊区场景、男性俱乐部的秘密集会、贤妻们的乖顺模样,几乎就等于剧透了所有谜底。

如果你以为《亲爱的别担心》其实暗藏颠覆《复制娇妻》模板的额外惊喜,那就大错特错了,它真的就只是大同小异的仿作,顶多也就是新增了类似《黑客帝国》载入母体的设定,也就是换个方式解释丈夫如何控制他们妻子,但除此之外,所有元素都是从前人概念移植而来。严格来说,《复制娇妻》现有的翻拍作品都不算太成功;1975版的悬疑性还行,但稍嫌平淡;2004版的笑点很干,唯有妮可·基德曼一人的表演在线;就连即使并非直接改编自《复制娇妻》小说原著的《亲爱的别担心》,也难逃这种宿命。

但《亲爱的别担心》搞砸的原因,更像是导演和编剧似乎不懂悬疑片该怎么拍,她们虽描述了很多女主角艾莉丝逐渐察觉异状的过程,但那些过程总是单调、或者莫名其妙,常给人「这线索看起来很重要,可是我居然一点都不好奇」的无力感,因为这分明就是大费周章在藏一个不够惊喜的秘密,而且还藏的不怎么好看,手法颇生涩。艾莉丝动不动就处于窒息、崩溃、受困的状态,但她的遭遇我实在「很难进入」,造成她产生这些情绪的原因太模糊,作为观众,我苦恼于不知该选择从哪个角度跟着她入戏。

《复制娇妻》》是怎么压迫女主角的?是怎么让女主角觉得受困的?她看不惯新社区的生活型态,她看不惯男性对女性的排外,她不满于必须为了家庭而牺牲事业或梦想,观众可以就这些层面很直接地明白她的阻碍是什么。另外,《复制娇妻》有安排固定的朋友和女主角结盟、有设计许多异状让女主角像侦探般去挖掘,这样的情节才有戏、才有起伏。反观《亲爱的别担心》,它没让艾莉丝的价值观受到挑战,没让艾莉丝的私人理想受到限制,它只是让艾莉丝知道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然后怀疑男人都在撒谎,所以很想知道真相,就这样而已,她跟这整个故事的连结既不够强,也缺少能使观众在她身上找到共鸣的信念或动机。

观众必须等到结局揭开谜底之后,才能知道为何艾莉丝一直发生「连线不良」、真实记忆不断被「触发」的情况,但这仍然无法解决上述提到的问题,因为这个谜底仅仅只是揭晓艾莉丝的职业女性与家庭主妇的身份调换,但整部片并没有表达、或起码暗示出艾莉丝对家庭主妇身份的排斥,这个谜底并没有圆满一个角色旅程,因为根本就没有旅程,这角色只不过是为了一个极普通的悬念、一个极普通的简易符号而存在的薄弱工具。

作为一部高度着重角色主观经历的电影,《亲爱的别担心》在叙事上没有成功将观众拉进戏里一起共感,但尴尬的是,导演偏偏又很想强调演员本身的表现,她尽可能将焦点放在角色、而非情节,但我只看到演员演得很认真,角色在剧本里却没被摆在对的位置,更没获得理想的推进,不管演员再好都是白搭,火花出不来,观众也进不去。在本片这阵子的宣传期间,我看了很多王尔德的专访,我确实能在她的言谈中感受到她对当导演的热情,可是她作品的表现,却和她的热情不成正比。

我知道很多人讨厌《黑客帝国:矩阵重启》,但我非常喜欢,而且奇妙的是,《矩阵重启》拍出了《亲爱的别担心》本该拍出来的味道,或者说,《亲爱的别担心》想要捕捉的东西,刚好和《矩阵重启》有点类似。爱情线在这两片皆占据极大比重,两对恋人档都被安置在非现实的世界、并「扮演」着不同身份的自己;伴侣的其中一方不断被压抑的真实记忆给刺激,开始质疑起何谓虚、何谓实;直到完全被唤醒后,才终于想要从虚假的乌托邦注销。

尼奥和崔妮蒂之间,没有任何一方是像杰克那样欺骗艾莉丝,事实上,《矩阵重启》还给了崔妮蒂「离开」或「留在」母体的选择,但《亲爱的别担心》赋予角色的动力—为了重拾真正的幸福而想要争取自由,和《矩阵重启》是相近的。一对恋人的爱,牵动着虚幻世界秩序的命运—续存或瓦解,这份浪漫在《矩阵重启》更具感染力,或者保守地说,《矩阵重启》的呈现方式至少有感动到我,但我无法在《亲爱的别担心》感受到任何东西。

《亲爱的别担心》里的爱情更趋近于「扭曲」和「悲剧性」,因为杰克的行为可能是发自于男性的自卑、也可能是发自于渴求获得伴侣的更多陪伴,种种的因素驱使他想将艾莉丝「囚禁」在他所认定的「完美」。这设定本身还不错,的确有种将《复制娇妻》的主题「现代化」的感觉,但杰克的戏太少了,以至于此设定很难被开发出全部的潜力。我指的戏太少不单是指戏份太少,而是指「发挥机会太少」,几乎是个人型看板。

杰克和艾莉丝的感情戏欠缺私密的生活细节,欠缺专属他们俩的情趣、共同回忆或肢体语言,所以演员的化学反应极其微弱,因为根本「没戏」可演。然后编剧也没强化杰克对艾莉丝的「控制」和「隐瞒」,杰克除了会因为艾莉丝经常起疑心而和艾莉丝吵架,其它事情都不会做,他只是个空洞的符号性角色,就和艾莉丝一样;即便把他塑造成古板、有毒的大男人也好,起码这样,角色的个性还比较突出一点,但也没有,夫妻俩的刻划全是扁平的。

全片角色无趣,悬疑性极差,讽刺的是,这几点戏内没做好的,戏外的纷纷扰扰全都有达标;哈里·斯泰尔斯与王尔德擦出的火花,显然比和佛罗伦斯·珀对戏时的火花还要强烈;斯泰尔斯究竟有无向克里斯·派恩吐口水,这个悬念比胜利计划掩盖的真相更勾人好奇(后来是有澄清没吐啦);珀和王尔德闹不和的传言,也比珀在戏里和斯泰尔斯吵架更具看头;就连希亚·拉博夫与王尔德的「辞演或被辞演?」辩解大赛,也比电影企图传达的寓意更能引起讨论。